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【登录】 【免费注册】
  • 热门搜索 :

所有分类

品牌专卖全部品牌

资讯中心
用户评论
© 2005-2019 跳舞的圆圈逐渐多起来。每一个圈子里都有两三个男子在帮着妇女们放音乐,保管她们的上衣披肩或者小包。他们要么是村里的村长书记要么是平常活跃勤快的小伙子,这天专门到县城来听候村里姐妹们的差遣。天色渐晚到了黄昏时分,广场里满是大大小小的圆圈和挤得水泄不通的观众,各种旋律的音乐此起彼伏喧嚣热闹。当然热闹的不只是东门广场,县城其他地段的空地也有人跳。有一年加班我晚上十点过回家,竟然在古松桥看见二十来个妇女在廊桥上跳舞。她们是来自六七十公里外的羌族妇女,穿着绣满花朵的鲜艳服饰,在明亮的路灯下且歌且舞。在宁静的夜色中,她们的歌声清凉高亢而婉转,连桥下的岷江河都静默无声了。歌舞会持续到很晚。天一黑光线不足,拍不了照我们也就散了。第二天跟母亲通电话,她说昨天我们村寨里的妇女们也到县城了傍晚吃过饭后,弟媳妇她们年轻人去广场跳锅庄了,因为两个侄儿还小,寄放在邻居家里她就跟其他几个老人先回了。如今妇女节这天村寨里除了老得出不了门的,其余的都会聚在一起会过节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